三昻体育官网 当前位置:三昻体育 > 新闻动态 > 三昻体育官网 >
杰弗里斯和他的捡橡果的孩子2019年文档资料添加时间:2020-07-17
 

  杰弗里斯和他的捡橡果的孩子2019年文档资料_幼儿读物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。杰弗里斯和他的《捡橡果的孩子》 维多利亚文学时期的诗歌、散文、戏剧、小说均有大家, 尤其是小说创作,更是呈一时之盛:男作家异彩纷呈,女作家巾 帼不让须眉;狄更斯、萨克雷、特罗洛普、哈代,闻名遐迩;勃

  杰弗里斯和他的《捡橡果的孩子》 维多利亚文学时期的诗歌、散文、戏剧、小说均有大家, 尤其是小说创作,更是呈一时之盛:男作家异彩纷呈,女作家巾 帼不让须眉;狄更斯、萨克雷、特罗洛普、哈代,闻名遐迩;勃 朗特姐妹、盖斯凯尔夫人、乔治·爱略特,笑傲文坛。或许可以 说是生不逢时吧,理查德·杰弗里斯与他们相比,就显得有点不 足称道、不堪一提了。他的名字少有人知,M.H.艾伯拉姆斯主编 的《诺顿英国文学选集》中找不到他的作品,乔治·桑普森著的 《简明剑桥英国文学史》里未见其名,安德鲁·桑德斯所著的《牛 津简明英国文学史》对他也只字未提。杰弗里斯果真如此不值一 提吗?未必尽然。 一 提出动物也有权利的作家亨利·史蒂文斯·索尔特(1851 -1939 年)与理查德·杰弗里斯(1848-1887 年)是同时代的 人,他对杰弗里斯就非常欣赏。他撰写了三部关于杰弗里斯的著 作,对杰弗里斯的生平、思想及作品做了详细的评述。以后评论 界陆续有关于理查德·杰弗里斯研究的著作出版,2010 年还出 版了特来恩所著的《白马谷冒险记:杰弗里斯的故土》。在影响 较大的《牛津英国文学辞典》中就有理查德·杰弗里斯的介绍。 理查德·杰弗里斯 1848 年 11 月 6 日生于英格兰中南部的威 尔特郡,童年时光就在故乡的农场度过,农民的生活、乡野的风 光、当地农村的风土人情,就自然成了他笔下的题材。他的文学 生涯始于为当地的小报做记者,在报刊上陆续发表了一些随笔, 讲述自然历史和乡村生活。1878 年他发表《故乡的猎场看守人: 自然历史和乡村生活杂记》后始为文坛注目。1879 年发表了《南 部乡间的生活》,作者坐在威尔特郡的一块开阔的高地上,俯瞰 着下面的田野、森林、动物,还有当地的居民。他创作的《霍奇 和他的雇主们》(1880 年)对哈代有影响,后者于 1883 年创作 了《多塞特郡的劳动者》。1881 年出版了《业余侵入者》,还有 《森林奇迹》,讲的是一个孤独的男孩,他看到了一个奇异的世 界——里面的动物会说话。杰弗里斯的作品主要取材于他的“野 外笔记”——那些他对乡村生活悉心观察的笔记。1882 年发表 了他之所以被称为儿童文学作家的作品《贝维斯:一个男孩的故 事》,该书会让读者想起自己的童年时光。1883 年发表了或许是 他最著名的作品《我心灵的故事》——追述了他那些异端思想产 生的过程——该书发表时引起了一些非议。早期科幻小说《以后 的伦敦》(1885 年)描述了一幅未来的野蛮图景:在有毒的沼泽 地住着些凶猛的小矮人。在他的作品中,“对大自然的钟爱、诗 意的理解及个性化的思想融为一体,这多少使其作品的文学特色 有些模糊不清”[1]。他的随笔集《露天》(1885 年)多次重印。 他去世的那一年发表的《集市上的乡下姑娘》,让人印象深刻。 杰弗里斯 1887 年 8 月 14 日去世,尽管只活了不到三十九岁,然 而, 他的作品的魅力却是经久不衰。文学评论家瓦尔特·贝桑首 次读到杰弗里斯的作品时就惊叹:“啊,我们肯定是有眼无珠地 活着,如此多的精彩事物就发生在我们眼前,我们却视而不 见!”[2] 二 杰弗里斯的作品以对农村生活的描写见长,写农村、写孩子, 真实可信,这一方面与奥斯丁有近似之处,“真实地描写自己熟 悉的生活是奥斯丁恪守的一个艺术创作的基本准则”[3]。在短 篇小说《捡橡果的孩子》中,读者能够体会到杰弗里斯细腻的笔 触、幽怨的心情、深入的洞察、似浅实深的谴责。 英国文学中以孩子为焦点的描写不乏名篇佳作,从孩子的视 角透视出社会的现状,或反讽、或劝喻、或揭露、或批判,不一 而足。英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曾写过一首诗歌《我们七 个》(1798 年),这首诗写出了童心的可爱、可贵。诗中的主人 公是个七岁的小姑娘,一家七兄妹,两个已经死了,按照成年人 的理解应该是五个。该诗以民谣体的形式、浅显的语言,通过诗 人与小姑娘的一问一答,反映了兄妹间真挚的情感。全诗充满了 小孩童心的纯洁和诗人淡淡的忧伤,间接地反映了成人世界的无 情和社会的冷酷。而早在 1794 年,在诗人布莱克的诗集《经验 之歌》里有一首《扫烟囱的孩子》,也揭露了社会对孩子的冷漠 残酷。该诗通过情景与形象的对比,简洁明快的语言,讽刺了雄 踞英国上流社会的那股力量——上帝、教士和国王。孩子在烟囱 里劳累号哭的时候,他的父母去了教堂;孩子在野地里玩得很快 乐,父母却让他穿上了扫烟囱的黑衣裳;扫烟囱的孩子们的痛苦 筑就了国王和教士们的天堂,而这些孩子依然会在节日里跳舞、 歌唱,真是应了中国的那句古话——少年不识愁滋味。 三 杰弗里斯生活的时期(1848—1887 年)几乎可以说是维多 利亚的鼎盛时期。所谓维多利亚时期指的是 1837-1901 年英国 女皇维多利亚执政的时期,《诺顿英国文学选集》把维多利亚时 期分为三个时期[4]:早期(1830-1848 年),以标志着英国技 术进步的从利物浦城到曼彻斯特城的铁路开通为起点,经过了 1832 年旨在扩大男性选举投票权的《改革法案》,到 1848 年的 宪章运动。中期(1848-1870 年),从宪章运动到法-普战争爆 发。晚期(1870-1901 年)从法-普战争到维多利亚女皇去世。 其中早期社会动荡,中期经济繁荣,但宗教信仰受到了挑战,在 晚期维多利亚时代的价值观走向了衰落。 维多利亚时期经济的繁荣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:1.由于早期 英国进行了政治与经济的改革,各种社会矛盾得到了一定程度的 缓解;2.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英国没有介入任何欧洲的大规模战 争,因而赢得了和平建设的时期;3.英国工农业生产和外贸发展 迅猛,军事领先,号称“日不落帝国”。这时候的英国社会极为 繁荣,人们情绪饱满,大家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时候的英国人生活 幸福,然而事实又怎样呢?从这时期的英国文学作品中读者还是 能听到不一样的声音,看到作家们清醒的认识。有学者认为维多 利亚时期的文学有三大特点[5]: 1.这些作品有强烈的英国色彩;2.它们是对人生的写实—— 写得细节分明,入木三分,又是对人生的批评——批评社会上的 不良现象,对不公正、不人道表示愤怒和抗议;这时期所出现的 一批所谓“英国国情”小说就既是写实,又是抗议;3.它们在叙 事艺术和语言风格上作了各种试验,对小说写法作了伟大的创 新。 在杰弗里斯之前,英国女作家玛丽·罗素·米特福德(1787 -1855)写了《我们的乡村》,可以说是创造了一种英国的乡土 文学,她用轻快的语调描绘了她那小小的天地,给读者的印象是: “各个地方,各类人物(特别是儿童),不同的季节,各种运动 以及整个气氛都描写得优美明朗,充满生气。”[6] 杰弗里斯的《捡橡果的孩子》反映的就是维多利亚中晚期英 国农村的社会状况。该小说篇幅不长(全文不足 1500 个词),情 节也较简单:一个非婚生的小男孩,十一岁还不到,由外婆抚养, 靠捡橡果为生,一天由于意外不幸溺水身亡。故事采用的是第三 人称叙述,时序不是很清楚,但显然讲的是发生在过去的事,语 气很平静。然而在平静语气的背后读者能感觉到一种淡淡的幽 怨,感觉到文内叙述者的不可靠,也就是说读者能感觉到“隐含 作者”的存在。小说篇幅虽短,却反映了当时农村社会的宗教、 家庭、婚姻、教育的状况,对今天的读者也仍有启示。 四 故事中的人物没有名字,读者能看到的只是他们的身份:外 婆、小男孩(外孙)、男人(父亲)、女儿(母亲)。隐含作者告 诉读者:名字本身并不重要。由这几种身份读者不由地会想到: 这本该是个多么幸福的家庭,小男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本该多 么幸福——外婆的宠爱、母亲的关爱、父亲的慈爱。然而,小男 孩生不逢时,幸福与他无缘,因为“维多利亚中期的社会依然被 基督教的道德说教凝聚着,被清教徒的性主张死死地控制着。它 虽然特别强调一夫一妻制和家庭生活的好处,但也明显地意识到 贯穿于社会制度中骇人听闻的道德异常现象。虽然秩序井然的家 庭生活带来的所谓幸福被普遍认为是至高无上的,然而许多维多 利亚时期的个人把家庭视为一种使人感到压抑和苦恼的力量,视 为强求一致的主要工具”。[7] 小男孩是非婚生的,至于其父母为什么没有结婚,小说中并 没有提到。是否因为“个人把家庭视为一种使人感到压抑和苦恼 的力量”?还是因为家里穷以至于结不起婚?在第五段有这样 的句子:“男的喝酒,女儿据说纯粹是饿死了”。在物质繁荣的 维多利亚中晚期,在繁荣的背后还有饥馑的存在,这一点就是在 今天也是如此。或许挨饿也是穷人的自由、穷人的选择吧。“已 载入法律并写入麦考利(1800-1859 年)和米尔(1806-1873 年)著作中的良心自由和个人自由原则是神圣的,但是这些原则 主要给中产阶级的男人带来了好处,对于穷人中间那些没有其他 自由而只有挨饿自由的人来说,这些原则更没有什么关系。这些 人在整个社会中所受到的挑战,不是来自干涉事务的国家,而是 来自‘讲究道德的’大多数人所施加的压力,来自使人身心交瘁 的那种贫困的自由、无家可归和挨饿的自由”。[8] 小男孩生活的家庭是残缺的,父亲不知在何处,母亲又死了。 虽有外婆,但外婆自己的生活就很窘迫,在物质上无力照顾他。 一个十到十一岁的孩子本该在学校念书,可是在清教意识控制的 社会中,有哪个学校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私生子呢?即使有,也不 行。英国历史学家霍利迪提到英国 1870 年通过的教育法案时, 说尽管创办了不开设宗教课程的初等学校,但“教育既不是义务 的,也不是免费的”。[9]那么小男孩的学费又从哪儿来呢?当 然,外婆对小男孩进行了她所认为的教育,包括两个方面:一是 体罚责打,二是罚他念《圣经》。对于第一个方面,小说中有这 样的形象描述: 她从树篱中间穿过后,将柴捆堵在缺口处。她朝田间走几步, 然后折回向孩子走来,把他拦在她和角落之间:呱!乌鸦叫道: 呱!呱!啪,啪,啪!烧火棍朝睡着的孩子打去,重重的棍击足 以打断孩子的骨头。没有瞬间迷蒙苏醒的过程,没有一声哭喊, 孩子像一件突然脱手的器具,径直窜向树篱角落的缺口。柴捆挡 住了去路。他挪开柴捆的时候,老妇人又一次得手,啪,啪。他 蜷着身子从她身边逃窜时,结结实实又挨了最后一下,抽在他的 两条腿上。 除了对小男孩施予暴打之外,外婆还把他关进杂物间,不给 他饭吃,一整天不给他饭吃。读者心目中慈祥的外婆形象就此被 颠覆。第二个方面是罚他念《圣经》,我们可以先看看原文的描 写: 每星期天,经过这里去教堂的人都可以从窗前看到孩子坐在 外婆那本打开的《圣经》前。他必须在那儿坐着,门锁着,在棍 子的威胁下学习那页经文。“不错,”老太太说,“他是不识字, 但我也要叫他看着这本书。” “十九世纪依然是一个宗教甚笃的时代。在这个时期,英国 人的信仰多种多样,且相互对抗,基督教忏悔依然成功地影响到 各个阶层,既塑造了他们的道德观念,也塑造了他们的思维模式。 呈上升趋势的非信奉国教者在英国国教看来恐怕是一些声名狼 藉的反叛者。”[10] 外婆本人的信仰就反映了当时的这种现实。每星期两次在她 的小屋里举行祷告会,外婆会大声地念着祷告词,因为她是信仰 非国教的一个领头的(见小说的第五段,原文用的是 sect),星 期天是人们上教堂礼拜的日子,她却把外孙关在家里。诚然,宗 教在人们的生活中仍起着很大的作用,否则,外婆也不会让不识 字的外孙看着《圣经》,以便人们从窗前可以看见。1815 年英国 进行了一次宗教普查,引发了人们对宗教信仰自满心态的震撼, “这次宗教普查显示出,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膨胀的 17927609 人 口中,只有 7261032 人在三月普查的那个礼拜日参加了某种礼拜 仪式”。[11]但后来对基督教的信奉依然存在,即使这种信奉有 着过多的走形式的性质,不可否认的是,宗教在维多利亚时代的 生活和文学中依然是一股强劲的力量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呢?原来查尔斯·达尔文的《物种起源》(1859 年)动摇了长期 被人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有关人类及其在世间万物秩序中的地位 的信念,自然选择的理论动摇了人们的宗教信念。 在小说的结尾,写小男孩不幸溺水身亡的那一段,我们更加 会感到商业与贸易的进步,带来的却是道德的堕落,人与人之间 的漠不关心。商人没有施救,因为怕惹麻烦,并且买自己的奶牛 更重要;女舵手没有施救,因为没有奖励,还会弄脏自己的甲板, 也会耽误自己美美地喝啤酒;最后还是一个卖苦力的把小男孩的 尸体捞上来的。这一幕看了虽然叫人心寒,但即使在今天的社会 读者有时也不会感到陌生。小说虽以陈述句结尾,留下的却是一 个长长的问号:谁问心有愧?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2002-2020 三昻体育 版权所有